Thanatos_啾

新浪微博@MMK_我要发病了发病你怕不怕

关于爱和其他食欲的衍生

“金木君,战斗服帮你放在门口了。”月山习敲了敲门板示意。

基地并不是豪华的场所,浴室的门都稍微老化了,如果仔细观察靠墙的部分,甚至可以看出些许虫蚀的痕迹。

“真是能忍耐啊。”月山叹了口气,受不了毫无格调的基地,就像20区某部分喰種的着装风格一样令人不敢恭维。算是为几个月的时间做考虑,也应该大致修饰一番,即便是几朵粗俗的野花也能让它不那么枯燥。室内太空旷了,用精致的家具来替换反而显出劣等,但是保证起码的私密性不容怠慢,首先换掉这扇苟延残喘的门吧。

稍微一用力气就从门框上脱开,雾气氤氲的浴室视野忽然开阔不少,简陋的喷头里强劲的水流溅在有些年代的镜子上。

嗯,镜子不错。月山想。巡视一遍浴室的各个角落,没有蜘蛛网或者甲虫一类的东西。稍有裂痕的瓷砖也是干净的,这是好事,接下来的工程不会太费劲。

“月山先生,如果你能从门口走开的话我想我们还能好好相处。”

月山从容地把门板靠墙放好,确实,刚才仿佛偷窥的行为实在失礼了。

“不,并不是让你进来的意思。”金木在水流中闭上的双眼半睁开,如同俯视。

由于身高的差距,威胁效果并不拔群。

月山放下门板后径直走到金木眼前,过于近的距离诱导出不怎么美妙的往事。“我说过别再动歪脑筋的吧,月山先生。”。

“雏实小姐还在外面呢,金木君。”月山习一手整理被淋湿的考究衬衫,“我不遮住的话就被看到了哦。”

“不必了,把门放回去会更有效一些。”

“我只是想换个牢靠点的门,不用那么严肃嘛金木君,我已经不会危害你了。”月山习有礼貌的微笑。“毕竟雏实小姐还是未成年少女,按照人类的礼仪这样粗鄙的环境已经很冒犯了。”

清水顺着金木研服贴的头发打湿睫毛,喰種的能力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拥有结实的身体。连头发和眼角都变得锋利了,让人产生这样的幻觉。

假如从前是收进鞘里的刀,那么现在就是连刀柄都舍弃了的棘手的形态。谁都能一眼看出来,金木研的身体跃跃欲试,眼里饲育孤鹰。即便他还保有人类的温柔,“独眼”的面具也已经与皮肤难舍难分了。

他的身体里藏着几个赫包已经难判断,过去不长的时间到底进行过几次共食谁也没去数过。月山习的视线只专注停留在他腰的位置。

那里,无数活跃着跳动着的RC因子被纤薄的皮肤束缚。如同最棒的美食里跃动着汁水,人类的语言里,它们是FoieGras、霜降肉排或者布里亚·萨瓦兰的起司,它的价值是被“美食家”咀嚼的那一刻,从孕育在动物身上甚至从产生它的第一枚细胞开始,它的一切历程都是为了被品尝,仅仅为了被咀嚼的瞬间诞生。

就是这样。月山习突然涌起难以言喻的感动,五指按在胸口解开靠近喉咙的扣子,喉咙越发紧。无上的美味本来就是为了“美食家”而生的,金木君。

“我来帮你弄干头发吧,金木君。”金木研重新闭上眼睛,不置可否。雪白的毛巾下面头发触感柔软,假如作为主菜的装饰也应该显得豪华。这些触感变成比发尖更纤细的密集的东西,拨撩他的大脑、指尖、唾液腺,一刻不停。

“雏实刚才和万丈先生出去了吧,你在耍什么小把戏。”

“金木君,如果人怕他手中的剑,就是懦夫了吧。再进一步,连自己藏在枕头下的匕首都忌惮,恐怕连懦夫都不算,用蠢货形容最合适了。”月山习动作轻柔手法优雅,有礼貌的揉着手中的发丝,诱使金木研产生一种诡异的亲切。好比古代的武士会给刀起名字,这把割腥啖膻的匕首此刻血腥味都让人亲近。
金木研没有回应,水流的聒噪让浴室里显得寂静。一时间,他们可以听到对方骨骼的摩擦,血液小溪一样流动。

相比这些,月山习喉结滚动的声音就等于摆在明面上了。

“你有多想吃我,月山先生?”金木研冷不丁的开口。“很想吃吧?越是想要吃就会越强对吧。喰種就是这样,我也了解过这一点。所以为了吃我就再努力些,到你有能力吃我为止。”金木研直视月山习的眼睛,看见它们流露出浓烈的疯狂和赞许就像夜里未干涸的一滴新血。金木研嘴角上扬嘲讽地轻声开口,“那时我就会吃掉你,月山先生。”。

本来只是打趣,怀着吊儿郎当近乎占便宜的想法,却得到了这么棒的进展。

“那一刻,我一定会痛哭并且用力咀嚼,那肉里有欣喜和悲怆……在这之后,再也没有能超越你的了。”月山习疯狂的嗅那半湿透的毛巾,甚至身体颤抖。那一刻一定会来,月山习坚定的相信这一点。他的舌头上早就已经跳跃着金木研的味道,五感皆如针刺般难耐疼痛。因为它们时刻敏感,都是为了一个人,都是为了一个人。混着劣等血腥味的、沾满灰尘的、被水的味道包裹的……每一个气味分子都不放过,深深的吃进去。金木研可能不仅是起司,也是迷迭香、番红花、罂粟,使得任何粗劣的饭食都能奢华起来。

金木研才刚一离开浴室他就忍不住靠着墙壁蜷缩起身体,过分的喜悦和兴奋像浓稠的蜂蜜使他骨头发软。

“金木君……你果然是最棒的。”月山习抓着墙壁站起身,指尖深深陷入瓷砖里,血流出来,随后有骨骼碎裂的声音。“Be cool……月山,现在还不能。”水流溅起打在玻璃上、鞋面上、耳膜上不停尖叫不停尖叫不停尖叫……鼓噪他无处安放的食欲。月山习只好扯下黏在身上的衬衣,希望冲冷水能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糟糕,勃起了。”

评论(13)

热度(165)